“甜甜,甜甜!”

小D同学一边猥琐的偷窥,一边兴致勃勃的跟何甜甜分享八卦,“今天咱们的男主同学借机怒惩了刁奴呢!”

何甜甜继续维持着原主的人设。

每天除了念经就是念经,顶多就是多了一项炼丹。

不过,因为之前焦大服用丹药后那让人看着就无语的反应,玄真观的道士们,以及焦大的几个儿孙,都把她炼制的丹药当成了砒霜毒药。

只要何甜甜露出一点儿“跃跃欲试”的表情,这些人就仿佛被杀了老子娘一般拼命拦阻。

道士们是把被连累,万一这位贾家的祖宗在玄真观出了事,他们这些人第一个要被问责。

焦大的儿孙们则是因为焦大临行前的百般叮嘱:“伺候好太爷,我没有回来之前,不许让太爷吃那些丹药!”

其实,就算没有焦大的吩咐,他的这些儿孙也不敢轻易让太爷嗑药。

他们在宁国府,早就吃够了坐冷板凳的苦,好不容易抱上了太爷的大腿,只想好好伺候,给自己挣个前途。

现在前程还没有挣到手,他们可不敢太爷有任何闪失。

何甜甜:……我炼的丹药也没有这么不堪吧?

顶多就是“副作用”大一些,真正的效用还是非常不错哒。

对此,小D同学还曾经不解的询问过:“甜甜,你的炼丹技术已经非常高,为什么不炼制一些没有副作用的好丹药?”

“好丹药?吃一颗就能洗毛伐髓,让人重新焕发生机?”

何甜甜笑着反问了一句。

“对啊,这并不难啊,就是基础的洗髓丹,你轻轻松松就能炼制出完美级别。吃了后,也不会让人拉肚子或是出丑,却能达到洗毛伐髓、修补内脏经脉损伤的功效。”

小D同学继续表示不解。

何甜甜却微微摇头,“小D同学,贾敬的人设是个迷信长生之说的痴人,勉强可以包装成神棍,却不能一跃成为神仙!”

直接把功效显著的仙丹弄出来,让略带神话色彩的古言小说直接跨入了修仙世界。

这、这又是乱入频道的节奏。

这本同人文为什么会崩?

还不是作者写得太嗨,直接把小说从古言频道弄到了幻言频道?!

前车之鉴啊,亲!

“另外,封建王朝时代,虽然有大把的人迷信鬼神之说,但当权者也不会真的允许一个‘陆地神仙’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何甜甜继续说道,“如果只是个有点儿本事的神棍,宫里的贵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兴许还会跟着一起凑个热闹。”

“可若是真神降临,种种神迹层出不穷,龙椅上那位自诩‘天子’的主儿会容得下?!或是心里就没有半点忌惮?”

举个类似的例子——

当年贾宝玉降生的时候,口中衔着一块美玉。

贾家上下非但没有小心翼翼的隐瞒,反而大张旗鼓的宣扬出去。

他们的这种行径,其实就是在找死。

口衔美玉,这般大造化的人,按理说只能生于皇家啊。

贾宝玉一个没落国公府的小少爷,居然有这样的机缘,贾家还故意到处宣扬,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只是,十多年过去了,贾家有个衔玉而生的公子的消息也传了这些年,皇家却并没有降罪。

这是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贾家已经败落,兵权早早就上交了,家里也没有一个上进的男丁。

整个家族早已呈现出暮落西山的颓势,这样的小角色,就算再有吉兆,当权者也不会当回事儿。

然而,如果衔玉而生什么的,不是贾府的少爷,而是某个手握重兵的悍将之子,或是某个异姓王的孩子。

呵,你看皇家会不会计较?!

说白了,小打小闹、猥琐发育什么的,只要威胁不到皇权统治,当权者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一旦某个人或是某个家族的存在,威胁到了皇权的权威——哦,你贾敬居然是个生死人肉白骨、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神仙,皇帝这个天子又算什么?

贾敬这般牛逼,他会不会直接干掉皇帝,自己来当这个天下之主?

这般想法之下,宫里那位至尊真敢“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何甜甜倒是不怕对战整个朝廷,但她来这个小世界是做任务的,不是为了毁天灭地搞破坏的啊。

所以啊,炼丹没有问题,炼制出的丹药能够治病救人也OK,却不能太逆天。

要不然,何甜甜明明一个能够炼制出高阶珍品丹药的大师,为什么非要弄出这种有副作用的玩意儿?

小D同学:……好有道理!不愧是甜甜!

考虑问题始终都是这般周到,行事无比严谨。

小D同学非常清楚,自己不如它的小伙伴谨慎、周到。

听了何甜甜的分析后,愈发不敢指手画脚。

不过,它也着实无聊,而那位穿来的男主看起来也十分有意思的样子,它便时时关注。

结果,还真让它看到了不少好戏——

“男主真的很聪明呢,他故意挑了四七这样的正日子,前来宁国府祭拜秦可卿的人很多。”

小D同学没有口水,却还是说出了“口沫横飞”的架势。

它也没有手脚,无法比划,只能蹦跶着小圆身子,“咱们这位男主同学,便趁机在人前表演了一出昏倒。”

堂堂国公府的少爷,即便是庶子,那也是个主子。

当众昏倒,且身形、模样看着就十分可怜,目睹这一幕的宾客们都眼神各异、议论纷纷。

这般情况下,就算贾赦或是贾家再不看重贾琮,也要把人好好安置。

请大夫,审问小厮,务必要弄清楚,贾琮为什么会昏倒,他昏倒前,为什么还要喊饿?

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啊。

富贵体面的荣国府,承爵大老爷的唯二的儿子,居然会饿到晕厥!

“……他这是当众打贾家的脸呢!”

何甜甜却微微摇头,男主的方法确实有效,却也有些决绝。

除非是到了万不得已,否则最好不要使用。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啊。

贾家上下,不管内里如何,都喜欢要个面子。

尤其是贾赦,更是其中翘首。

贾琮却饿到当众昏厥,还喊什么“饿”,这不是故意打贾家、贾赦的脸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