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傅市长活着的时候,曾经当着亲朋的面点评自己的儿子:“越瞧他越不像我的崽儿,对他妈妈,我是不太放心的,改天我要好好调查一下,测下基因什么的。”

他就是一说而已,不会真做调查,听众们也只当是乐子,纷纷指出父子二人在相貌上的诸多相似之处,好像这是一款小游戏。

小傅却当真了,偷偷拿走父亲的一根头发,连同自己的头发一块送去基因检测公司,结果当然没有问题,令人震惊的是,小傅将检测报告贴在自家的大门上,不允许任何人拿走,谁动跟谁急,连父母也拿他没办法。

最后是老傅市长向儿子道歉,终于摘下那份报告,那时小傅才十五岁。

这个故事在天堂市的上层圈子里流传甚广,用来说明小傅的古怪脾气,他不好玩,也不好色,更不贪财,怎么看都是一个标准的好孩子,就有一点,偏执成魔,认准的事情死也不改,必须按他的意愿进行才可以。

老傅市长试图改变儿子的性格,结果适得其反,于是只能放弃,顺其自然,甚至从中找出优点来,“我的儿子,没别的本事,就是有毅力,百折不挠。”

小傅名叫太易,今年三十五岁,结婚又离婚,没有子女,也不着急,谁若是好心催促两句,他会冷冷地说:“你那么在意,给我当儿子女儿吧。”弄得对方无言以对。

老傅市长遇害,傅太易立刻接任,却没有得到各方的认可,等到大王星支持的新市长上位,他只能黯然退场,在这件事情上,倒是没有“偏执成魔”,有人因此推论,失去父亲的庇护,小傅也该变得成熟一些了。

骑马是傅太易的少数爱好之一,每隔一天定时去马场骑几圈,也不叫朋友,就是自己骑,他在马场寄养了三匹好马,对它们的感情比对人更深厚。

毛沃雪将陆林北带入马场,将自己的马借给他,“这是匹温和的马,虽然跑不快,但是非常听话。”

骑术精湛的毛沃雪另租一匹马,先教陆林北一些基本技巧,让他试着骑了一会,然后才一块骑马进入草地。

马匹确实很听话,陆林北很快适应,觉得骑马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毛沃雪纠正陆林北的坐姿,大致满意之后,说:“咱们就在附近跑几圈,小傅很快就能过来,到时候由我来介绍,陆先生不要主动接近他。”

“好。”陆林北有一种感觉,傅太易好像才是这里最烈的那匹马。

五分钟后,傅太易出现在视线中,骑着一匹高大的黑马,风驰电掣,好像在对着看不见的敌人发起冲锋。

跑出几百米之后,黑马放慢速度,傅太易俯身伸手抚摸黑马的脖颈,以示鼓励。

毛沃雪举起右臂,脸上堆满笑容,做出打招呼的姿势,即使对方看不见,也不肯收回,坚持不懈,将近三分钟后,连旁观者都有些尴尬的时候,努力终于收获成效,傅太易看见远处的人,也抬起手臂,随意地挥了一下。

这就算是得到了允许,毛沃雪拍马驶去,陆林北小心地跟在后面。

“大易真是准时啊,风雨不误。”毛沃雪笑道,与许多从小就认识市长公子的人一样,叫他的小名“大易”,这也是傅太易的执着习惯之一,一旦接受某个称呼,就算活到八十岁也不肯改。

“嗯。”傅太易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心思仍在黑马上,三十几岁的人,认真的神情还像是七八岁的孩子。

毛沃雪极有耐心,不管对方是否真的听到,开心地闲聊,从天气说到路况,从路况说到共同朋友的琐事,没有半点难堪。

傅太易骑马前往休息区,毛沃雪立刻跟上,仍不肯闭嘴,继续用闲言碎语进行轰炸。

傅太易也习以为常,既没表露出兴趣,也没有显得厌烦,该干嘛就干嘛,好像身边跟着一只好奇过度的宠物犬。

将到草地边缘的时候,傅太易总算注意到陌生的第三人,投去目光,冷冷地打量,然后向毛沃雪道:“你有新朋友?而且是外星人。”

毛沃雪仿佛遭到了表扬,笑容更加灿烂,“大易眼光真毒啊,问都没问就能认出他是外星人,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呗。”

“嘿,教了你也不懂,这是直觉,天生的东西。”

“那就没办法了,真是羡慕啊。”毛沃雪看向陆林北,“大易在这种事情上特别敏感,哪怕这人就是天堂市土著,去外星旅游一个月回来,大易也能闻出特别的气味来。”

“真是神奇。”陆林北微笑道。

“我能闻出多种味道,比如现在,我能闻出你们两个别有居心,故意来这里等我。”

毛沃雪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苦笑道:“大易,能给我留点面子吗?别这么直白。”

傅太易的兴趣已经转到陌生人身上,不问姓名与身份,直接道:“跑一圈。”

“嗯?”陆林北一时没反应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