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排七国最顶级的权贵们有的正襟危坐,有的神情玩味,有的翘着二郎腿,还有的神游天外不知道正在想着什么。

而最边缘之人则是多恩的昆廷·马泰尔王子,他的年龄最小本没有资格列席,但他代表他的父亲而来,因此坐在总督序列的最边缘,挨着他的姐姐亚莲恩·马泰尔王后。

多恩王子有着一张稚嫩的脸庞,不停地左右转头乱看,他穿着充满多恩特色的沙黄色衣袍,没有佩戴勋章,只有肩膀上的烈日纹章。

多恩的道朗亲王确实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来到君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离开了流水花园了。

因此一直派他的长子昆廷留在君临,一来或许能够帮他姐姐一些忙,二来则是稳固多恩在新王朝确立后的地位。

而面对劳勃不解的眼神,坐在台面上的艾德脸上的神情略微有些不适,北境人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然后低下头来没有直视自己好友的眼神。

因为被关押在红堡的地牢中,劳勃对于外界的消息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前天他的儿子乔佛里女儿弥赛菈来探望他的时候也没有和他说这些事情。

劳勃还以为艾德已经死了,或者披上了黑衣离开了君临。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艾德居然还有资格坐在审判席上观礼对于自己的审判?这岂不是赤裸裸的背叛?

当初说好了好兄弟一起去死,结果没想到你却偷偷认了怂。

劳勃的目光有些愤怒同样也有些不解,但却没有指责,毕竟两个人的关系情同手足,不是亲兄弟但宛若亲兄弟。

两个人都作为养子在谷地长大,少年时期一起吹牛打屁,长大之后又一起干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推翻了统治维斯特洛快三百年的伟大王国。

因此两个人的关系很好,艾德能够得到一个活下来的机会劳勃也会为他感到高兴,当然,为他感到高兴,不代表能够原谅背叛。

劳勃的目光如同刀子,看的艾德低下头来沉默不言。

他为了自己的妻子还有孩子们选择了屈膝认罪,然而劳勃却并不会如此。

艾德的这一条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走,他的个人信誉算是一个保证,劳勃就算是屈膝认罪,他也不可能还有活路,就如同他的老丈人泰温·兰尼斯特一样,活路已经被堵死了在人生的最后关头还丢人现眼干什么?

倒不如痛痛快快的下七层地狱。

劳勃倒是对于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知道自己这辈子就是一个混蛋,活着享尽了荣华富贵,死了就该去七层地狱受罚。

“跪下!”

而押送劳勃的无垢者士兵声音冰冷,想要迫使前朝国王下跪,然而韦赛里斯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们的行为。

“算了。”

“一个国王不应该受辱。”

其实如果抛开了所谓的家族仇怨来说,韦赛里斯也不憎恨劳勃,哪怕对方很想杀死自己,或许是基于了前世对于这个性格豪爽,脾气直率的胖子好感,劳勃这个人的亲和力很强,非常善于化敌为友。

坦格利安军队加入到人类联军和众多七国贵族联手对抗异鬼有一定原因是劳勃的诚意和韦赛里斯的信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